正文 首页诗词大全

陋室空堂诗词解释

chutx

陋室空堂是什么意思?

展开全部 好了歌注(陋室空堂)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

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,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,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展眼乞丐人皆谤。

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,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

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财产尽去、家徒四壁的意思。

...

陋室空堂,是什么意思。

原文: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,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,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在蓬窗上。

译文:那蔽陋的卧室和空荡荡的厅堂,当年却是象板笏堆满了牙床,那生满衰草和立着枯杨的地方,曾经做过演出轻歌曼舞的剧场,那画栋雕梁早被蜘蛛结满网,而绿纱今又糊挂到破败的窗上。

陋室空堂 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 曾为歌舞场 的解读

展开全部 出自红楼梦 是甄士隐对《好了歌》的解读全诗为: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; 蛛丝儿结满雕梁, 绿纱今又在蓬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 如何两鬓又成霜?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, 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; 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 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 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; 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 反认他乡是故乡;甚荒唐, 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大意是破旧简陋 空空的房子,曾经竹笏堆满了床。

如今荒草丛生 杨树枯朽的地方,曾经是繁华的笙歌艳舞的地方。

全诗表达的是一种世事无常,名利金钱爱情亲情都是过眼云烟的感情(甄士隐念完这首诗就出家了)...

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用现代语是什么意思。

展开全部 翻译:宁荣二府在抄家以后,大观园等房已被空置荒废,谁能想起以前这床上放满“笏”。

“笏”: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手中拿的小板儿,上面可以写上朝时想要禀报的事,给自己提醒(很多电视剧中能看到这个道具)。

笏可不是随便就有的,官位不到一定品级是没有的,只有“京官”(在京城做官)随侍皇帝左右的大臣才有,是权利的象征。

...

陋室空堂猜一生肖

房子简陋空空荡荡,曾经坐满朝廷大元,平地荒草,确是宴饮歌舞的大殿。

出自《红楼梦》原文如下: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

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,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。

正叹他人命不长,哪知自己归来丧!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做强梁;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;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。

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

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

评析:这篇词很是冷峭无情,让人体会到世事的无常变幻。

由于它常常是进行对比,让人忽冷忽热,让人骤喜骤悲,即具有感染力,每个读过它的人会突然清醒进而醒悟明了,它是曹雪芹对书的总结,也是对人世间的一个总结。

不可小看。

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.长满了长长野草的地方,曾经是歌舞升平的场所。

脂砚斋评语是宁荣即败之后。

注意这里的两个对比,先写衰后写荣,明是衰在荣之前,实为衰在荣之后。

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.满目疮痍,又见新纱。

脂砚斋说这里是伏潇湘馆,紫芸轩。

潇湘馆黛玉住所,这个紫芸轩是哪里呢?我认为紫通红,在红楼梦里通篇都是红色,绛也是红色的意思,以此推断这里说的是绛云轩。

是贾宝玉还没进大观园的住所。

也是他和黛玉美好回忆的地方。

说什么脂正浓,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年华易逝,青春稍纵。

转眼间红粉变白头。

脂砚斋这里批地是宝钗湘云一干人等。

我要在这里说一句,脂砚斋的评语虽对研究红楼梦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,但是因为时间长远,经手着众多,难免会有错讹之处,我们应该分清楚,去其与愿意不符之处,取其与愿意相承之处。

不完全迷信脂砚斋评语,这才是正确的方式。

所以我认为这句应该指的是史湘云等人,但没有宝钗。

宝钗的早亡已经不会有两鬓成霜的情景了。

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,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.昨天还在依依不舍的送别旧人,今天又再次迎娶新人。

脂砚斋的评语是指的是黛玉、晴雯。

我还要加一个宝钗。

宝钗既是后者也是前者。

当她与宝玉结婚时,她是后者。

当她早亡,宝玉再娶史湘云时她是前者。

此一番轮回交替才是真正的痛苦至极。

世人总是无法体会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展眼乞丐人皆谤.金银满箱有何用,当身为乞丐时,人人嫌弃无人再敬仰你当年的风采。

脂砚斋这里分两个说,前句是王熙凤,后句是贾玉甄玉。

我认为其实王熙凤也适用于后句。

机关算尽,积攒了万贯家财,却因家败而沦落到伏差役当乞丐。

当年的风光不见,受尽了冷眼。

心苦无人诉。

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刚刚觉得别人死于非命。

怎么知道自己也走到了尽头。

这句很奇怪,脂砚斋没对其有任何的暗示。

只是说了一些感叹地话,真是这样还是有什么隐情?我曾经看过另一种评,他说这句实是写到了皇帝。

雍正做为第一次抄家的根由被曹家所恨,但是他死后并没有过太长的时间曹家又遭到了再次的抄家,此次是大败。

所以这句话也可以解释为,正感叹雍正的命短,哪知自己也祸到临头了。

全为一家之言,再议。

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.父母教导有方,却在父母过世以后做了强盗。

脂砚斋这里填的是柳湘莲一干人等。

书中从未提到过柳湘莲父母是谁,如何教导,如何去做了强盗,怎么证明会是他呢?所以这里的脂砚斋评语再议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父母为女儿挑选好的出处,却没想到最后会流落到烟花之地。

这里脂砚斋同样是没有特指,我认为是指史湘云和巧姐。

史湘云是嫁给一个好的夫婿,但是很快病死。

巧姐是熙凤如此金贵她,却在家败时被卖做歌伎。

这里通意是父母的心思全白费,最后的结局远不是当初之想象。

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,总是不满足自己的欲望,结果却是锒铛入狱。

脂砚斋评语是贾赦、贾雨村。

这个就没什么解释的了。

很贴切。

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昨天还是身穿破袄让人可怜,今天又嫌官小无威。

脂砚斋的评语是贾兰、贾菌。

贾兰最后高中举人,想他不肯救巧姐的为人,这评语贴切。

但是贾菌是怎么回事让人费解。

大概在后几十回应该还有他的大段故事吧。

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人世间的故事总是如上一般,轮回不断,像唱戏,总有人来,常有人走。

纷纷绕绕不休。

反认他乡是故乡.这句不用解释大家也明了,但是指的是谁!曹家名为公侯,实为包衣。

是清朝进关俘虏的汉人。

但是这批汉人进入八旗,随后又被抬高到与皇族一旗。

历经几代后常常会当自己是皇家的人,世代的奴仆。

全然忘记了自己曾是被俘虏之人。

这里的话我想应该是嘲笑曹家和象曹家这样的奴仆们,大概都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出身,全拿他乡当故乡了。

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可笑至极,到最后空无所有罢了。

这句是接上句的。

忘本的最后也无法替代自己的小小过失,所有的一切皆空幻。

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,全文。

展开全部出自《红楼梦》《好了歌注》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

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在篷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,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,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。

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?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;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;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。

乱哄哄,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

甚荒唐,到头来,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!...

文言文翻译:清·曹雪芹《红楼梦》第一回:“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...

展开全部 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。

释义:现今简陋的房舍、没有人住的堂屋,当年曾经是当大官的显赫人物的府第。

笏:大臣上朝时两手抱着的一个细长的小板子(影视剧里常见),实际上是一个记事本,事先准备给皇帝说什么。

后来变成了纯道具,权力的象征。

笏满床:满床都是笏板,形容这个地方是大臣一级的府第。

这句话与后面的“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”意思相同,都是指大家族的衰败。

...

红楼梦:陋室空堂,接下来什么完整的

《好了歌》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 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; 蛛丝儿结满雕梁, 绿纱今又在蓬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 如何两鬓又成霜?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, 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; 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 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 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; 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 反认他乡是故乡;甚荒唐, 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 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; 蛛丝儿结满雕梁, 绿纱今又在蓬窗上。

说什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 如何两鬓又成霜?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, 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; 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 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 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; 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 反认他乡是故乡;甚荒唐, 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